一只不小心打翻了墨水瓶的墨凉凉

唔…这里墨凉,APH吃米英露中亲子分普洪,全职吃双花叶蓝喻黄韩张周江,cp洁癖严重,偶尔会发一些脑洞,随手拍的东西之类的/比手指。

枫红


秋——
    安逸爱上了一个男人
    他们的初识,是在去年的秋天

    安逸走遍了全世界,背着大大的橙色旅行包,去香山看红叶
    他与她恰巧乘同一班航空,他坐在她旁边,他同样也是背包客,和安逸一见如故,下了飞机还恋恋不舍地去咖啡厅坐了一个下午,互留了地址和邮箱,他们都喜欢用信件的方式通信,认为电话与短信太过冰冷,没有感情的倾注。
    与安逸不同的是,他去的是非洲旅游,安逸初次听到他说他去非洲,吓了一大跳
他十分幽默,口才很好,把他的所见所闻都说得生动形象,栩栩如生,从谈吐中都能感觉到他的绅士风度,安逸爱上了他
    他甚少穿西装革履,初次相见,他穿着一件淡蓝色的T恤衫,外头还搭了一条砖红色格子的衬衫,一条藏青色的牛仔裤,他笑起来脸颊上有一对浅浅的酒窝,他说,他叫林槭
    他似乎是爱极了枫叶,在他的锁骨上,有一个小小的枫叶的纹身,他的钥匙上挂的是自己做的枫叶标本钥匙链,他喜欢用枫叶来做书签,为此,他曾在加拿大呆了一年多半。
    他们很快成为了知己,他们一起爬香山,在枫树林里,他快乐得像个孩子。
    但是他们不能永远待在一起的,他们各自都有各自的生活
    在枫树下,他温柔地笑着“明年这个时候,我们再在这里见面吧”
    后来啊,他就没了音讯。

    安逸看了眼窗外,枫叶已经红了,她如约赶到北京,期待着与他的再次相见。
    她等啊等啊…等到枫叶都快掉完的时候,他还是没出现
    她心灰意冷,准备定了机票返程,这时手机响了,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
    “您好,请问是安逸小姐吗?”
    “嗯”
    “我是林槭,我现在,在香山”

评论
热度 ( 2 )

© 一只不小心打翻了墨水瓶的墨凉凉 | Powered by LOFTER